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历史咨询 >  正文
“全心且自学犁牛”的云乡先生 沈建中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15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“全心且自学犁牛”的云乡先生 | 沈建中

邓云乡先生(1924-1999)

二十年前惊闻云乡先生遽归道山,他向来是从不生病的样子,至今都没弄清楚令人心痛的细节。曾探望其女儿,生怕触发伤感引起她心脏不适,不敢询问。倒是其外甥观兴(原来常驾车陪先生出游)在电话里说很意外,因感冒在医院里没住几天。坊间传说他赴京办事受寒,返沪后泡澡,谁知一泡起不来;又说陪同拍摄电视片劳累染病,还有说身患重疾没早发现所致。其实自他夫人病故后,我明显觉察先生于笑谈间不时流露淡淡忧伤,几次会餐散后,叫我给他搬凳搁脚,歇歇脚力再回。如今想来,可能是体衰征候。

对于先生的纪念,并不闹猛,自然平静,恰如水流云在,悠悠绵长,一如前辈的“不聚徒”。先后读过十几篇纪念文章,胡洪侠主持“想起邓云乡”专版,恍若眼前;还有雷军利《〈邓云乡集〉痴想》,颇为中肯。

《邓云乡集》2004年问世。有感于书市除“集”供应外,选本寥寥,倘能精选其名篇佳作,以“选本”形式着力推介,受众面当更广。江苏文艺社汪修荣总编让我充任编者,费时半年编定,注重普及性、可读性,力求兼及诸种题材;历年检得数篇“集”外文,借此贡献,像《我读〈吴宓日记〉》《文学前辈书法》《红楼茶烟琴韵》,“文史零拾”亦取三则。另《“茶馆”思绪》,原有文本均收“之一”,现补入“之二”。依据自定“标准”,也有“集”外文并不适合编入者。先生为读书界公认的散文家,生前几次在编辑单行本时拟书名有“散文”两字,皆未实现。因而拙编拟总名《水流云在散文》,分列《秉烛清话》《感旧说雅》《海上京腔美食谭》三部。这一编目也是我的读书心得,希望可供读者参考。为获得授权专访先生女儿,并请观兴君协助;前年汪总又联络,购权要提交拙编目录;一年后又试了,但真像先生感叹“人生遗憾事太多”那样,我只能安慰汪总,先生廿年祭无法出版,就等百年诞辰。